Sunday, December 16, 2018
首页 > 综合体育 > 桑保利:阿根廷队内会议没问题,但不应被公开

桑保利:阿根廷队内会议没问题,但不应被公开

桑保利:阿根廷队内会议没问题,但不应被公开

自阿根廷队在世界杯上被淘汰后,桑保利似乎就从公众的关注的目光中消失了。而在近日,桑保利接受了《马卡报》的采访,对世界杯之旅和阿根廷队的一系列问题做出了分析。

Q:自从世界杯结束您似乎就消失了,为什么呢?
A:我用了一些时间来分析我在国家队的经历,以及世界杯之后的事情。我需要这样的分析来清楚我的未来。

Q:会有人能够解释您的与世隔绝,是这样吗?
A:不,简单来说我用了一段时间深入这段经历,因此我想一个人呆着,认真回想每一件事。我是一名足球教练,我会远离被镁光灯聚焦的生活,但我不会停止谈论足球世界中的事,也不会放弃我的社交生活,或者不去电影院和咖啡馆。与预期的正相反,没有人面对面地批评我。

Q:您从世界杯上得到了什么经验教训?
A:过去一年我都在国家队主帅这个职责深重、外界要求苛刻与充满风雨的位置上,在这里我们(教练组成员)和球员们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必须要赢。而在这种心境下很难顺利实现这一点,并且我们还深陷其中。我们背负的东西过于沉重,我们也都被推上了一条难以兑现天赋的道路。

Q:义务、责难……这些都很痛苦吧
A:总的来说,对于我们和球员们那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比赛了。但是你看,我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去到很多地方考察球员,和他们有很多交流。这是一份非常艰难的工作,而最后也没有好结果,因为我们只有一个选项:成为世界冠军。在这个目标下,面对任何一个困难时,一切都变得更复杂了。我们没法有任何享受,目标总是定的太高了。

Q:这给我感觉是在球场上训练成了您最次的事情,而非首位考虑
A:现在我们的教练工作有许多其他的方面,必须在上场训练前解决,在国家队更是如此,在这里打造一种风格更加困难。在布置战术和制定比赛策略前,还有许多步骤。总体来说,现在我们的工作更加复杂。

Q:这让您感到挫败吗?您对一种打法的追求非常纯粹……
A:我不谈论挫败感的事,我要说我具体的喜好。我责任明确,在国家队我无法确立我的风格——这(战术风格)将一直伴随着我,因为我享受这样踢球。看看世界杯上发生了什么,一支防守反击的球队赢得了最后的冠军,而与我有同样风格的球队之一,西班牙,很快就被淘汰。世界冠军的成功建立在反抢与长距离打击之上。因此在实战中,喜欢采用(我的)风格的球队就会落了下风。今天,抓住机会(打反击)变得更加容易了。

Q:世界杯期间您是否有那么几刻,有不想当(阿根廷)主教练的感觉?
A:很多次我必须接近我的球员们去感到享受……我不知道,我相信我们为世界杯准备得很好,但随后显然比赛本身却不是那么好了,我们需要在赢球的义务和不让球员们产生更大的焦虑间进行平衡,每场比赛几乎都是一种痛苦。但我说,永远不能停下认真执教,不能停下深入准备(下一场)比赛。

Q:球员们的队内会议对您有困扰吗?
A:所有的会议都是为了做出贡献。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时刻,外界的事情干扰了我们的注意力,但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帮助球队、为了变得更好。我们被急功近利侵犯了,但球员们的会议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这些会议被公开了。86年冠军队的成员们也经常开会,但我们也知道离上一次冠军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从哲学角度上来说,不管是在足球还是生活中,我都相信参与与贡献。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法,如果会议的新闻出现在电视直播画面中或手机上的社交网络里,那么相反的事情就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下,最糟糕的是我们聚在一起结果却是彼此怀疑或彼此摧毁。

Q:让马斯切拉诺“介入”阿根廷队的(战术、比赛策略)决定是一个失误吗?
A:不,我把它当做一个诚实的决定,为了让阿根廷队这个集体更好。我寻找了一切方法来融入这个集体之中,来帮助球员们卸下没有赢球的包袱,这种焦虑感阻碍了他们个人和集体的提升。训练时我们都在极高的水平中,但在比赛里却无法保持这种水平。此外,我想说马斯切拉诺是一位伟大的球员。

Q:您会为一些事情后悔吗?
A:我相信那里的一切都是诚实的,为了做出贡献,我也是如此。我投入了巨大的心血,但没有达到最终的目标。我不认为我必须责怪一些事情,在这些挫折中,我学到了很多。

Q:您投入了巨大的心血,但收到的是来自祖国的强烈的批评,这让您感到痛苦吗?
A:不,这也是事情的一部分。赛前的期望有多大,对我的批评就有多猛烈。(上任时)我收到了95%球迷的支持——想象一下桑保利能够带领这支拥有当世最伟大球员的阿根廷队夺得世界杯冠军,但当这没有成为现实的时候,批评就来了,但我不怨任何人。

Q:执教梅西是什么样的感受?
A:简直不可思议,你看到他如此投入,没有赢球时如此痛苦。史上最佳球员也如此投入。梅西和其他任何人都一样,因不能成为世界冠军而痛苦,因没能带领球队而感到责任沉重。

 

Q:执教梅西难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解决问题的答案——他是世界最佳——但同样也是一个问题——如果他发挥不好,什么都没有了
A:你的球队中拥有当世最佳球员,这为你带来了最大的期待,而其他人应该达到他的高度。但有些情况下可以,有些情况下则不能。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奋斗,拥有梅西让你在争取胜利时不能有失误的余地。

Q:您怎么看梅西暂离国家队的事情?
A:这是非常私人的决定,只有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我们应尊重他。

Q:您认为梅西能和阿根廷队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夺冠吗?那时他35岁了……
A:当然是的,但这需要一个过程,从现在开始的所有事都包括其中。这些过程不能出现偏差,要及时纠正。对下一届世界杯或美洲杯来说,你需要有序的组织,无限的信心并知道(为了达到目标)需要一个过程。这就是说,如果没有赢得美洲杯,也要保持这个节奏,不能打断它。这种“没有赢球你就是失败者”的疯狂已经足够了,而也不是说如果你相信(这个过程),你就能取得成功,哪怕会来得晚一些。但我们还是要相信它。

Q:但这样的价值观在阿根廷社会中深入人心,似乎不仅仅在足球领域
A:因此必须进行改变,这样的价值观盛行,我们在社会领域没法在近期变好,足球也是这样。这是一种急功近利的癔病,反正不管怎样就是要赢,但这是不可能的。(要有)计划、时间、去改正错误……我希望未来能够改变。在我带领国家队的时候,我的足球风格甚至没有被讨论或者批评,人们说的只有想尽一切方法去赢,我很不理解这一点。

Q:成功主义在阿根廷足球界是硬通货
A:每个周末,教练下课上课,这打破了正在进行的过程……如果要有大的改变,就像在整个社会中那样,你必须尊重过程。如果不的话,一切都将变得非常复杂。想象一下,梅西,在他西班牙的俱乐部里那么稳定。但回到他的祖国,阿根廷,他要在狂热的集体癔症下想尽办法去赢,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赢,他知道许多批评就会纷至沓来。他没法好好踢球,也没法享受。

Q:马拉多纳对斯卡洛尼的批评很尖锐吗?他甚至说斯卡洛尼不会指挥交通
A:我总是说这句话,我只谈论我自己,我不评论其他人

Q:您对阿尔玛尼有不公吗?
A:阿尔玛尼现在处于很好的状态中,但卡巴列罗在对意大利的比赛里展现出了很高的水平,他能给我们带来一些东西,也有在欧洲效力的经历——这是阿尔玛尼没有的,阿尔玛尼从来没有面对过欧洲球员。世界杯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成熟的,我们最后一轮才出线,很快世界杯就到来了,我们没有时间做像考察招入新球员这样的很多事情。

Q:说说伊卡尔迪和迪巴拉吧?
A:我们当时处于一个需要尽早赢球的状态中,我把赌注放在了短期见效的球员上面。我们有一份100人的球员名单,包括短期、中期、长期不同阶段的规划,但世界杯结束后这个进程就被结束了。

Q:对足协官员打断您的长期规划难道您没有怨恨吗?
A:不,正相反,我很感激他们给了我这个(执教阿根廷)的机会。阿根廷足协主席,塔皮亚先生,也生活在这个充满过高期望的世界中,我也是如此。他也是现在这个社会的受害者之一,我还能向他要求什么呢?